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風尚 > 明星 > 井柏然 PLAYISM LIFE

井柏然 PLAYISM LIFE

閱讀數 10838

評論
摘要: 演員、全中國最會穿的男明星、時尚家居設計師…… 哪一個才是井柏然真正的身份?在他身上,沒有刻意強調的特立獨行的酷,也沒有率性而為的拽,只有一雙腳走到哪里,便在哪里打開趣味新世界的勇氣與執著。出道十一年,井柏然一路肆意縱橫人生舞臺,始終挖掘自己身上不同的可能性,向我們展示一個真實又魅力無窮的他。
發表評論
文章評論
目前尚無評論,歡迎發表

北京南十里居一間家居店里,化完妝穿著紫色高領毛衣的井柏然,走去洗手間,他貓著腰在門口頓了下,搞怪地喊了一句“有人”,轉過頭做著瞪眼努嘴的表情,松垮垂著長袖子,去看家居品了。這是他的孩子氣。他自我分析,孩子氣是他身為白羊座的一部分。


離約定時間尚早,黑皮風衣黑褲黑皮鞋的他走進簡潔如雪洞般的家居店,看起來清瘦高挑,極干凈,也極講究,帶有一種精致的慵懶感,一進門就被右邊靠墻陳列架上的杯子所吸引,臉上浮現淘寶的興奮。我去打招呼,他愣一下,隨即笑容在早上剛醒的臉上漾開,“哦,好突然哈哈哈。”這才看到他戴著金色的樹葉狀小巧耳釘。


孩子氣和老靈魂都是他身上的ID。


他喜歡靜,和熱氣騰騰的流量潮流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鮮衣怒馬、縱橫人生的少年,從選秀冠軍轉做演員,從電影配角到20億票房實力男主角,他知曉自己的位置、份量,亦有不做快餐的底氣和追求趣味人生的自由掌控力。


井柏然 PLAYISM LIFE

藍紫色麂皮外套及長褲、白色內搭


烈火烹油的時代,他是那個最會玩的人。


打破籠子的鳥

距離上一次拍電視劇已經時隔多年,2018年,井柏然又拍了一部大體量的電視劇《南煙齋筆錄》。做男主角葉申的127天,從第一天到Last Day,他的工作人員一直在微博“葉申Daily ”上細膩記錄他每一天的日常。


“DAY126,再次吊起了威亞,在一個詭異的山洞里……吊著威亞穿著厚長袍飛了一整圈。Cut后導演走過來擁抱了很久。拍下一場戲,繩子綁在手上,人被吊起來。需要把身體的重量都放在手上。豁出去表演完了之后,感受到手部劇烈的疼痛。于是開始冷靜思考:不行啊!十五號還有活動,傷太慘了形象怎么辦……好在沒留下印記。”


“DAY125,和妹妹晚清度過了一整天。集中拍兄妹戲,情感也更集中。大家下了很多功夫在雕琢情緒上,每場戲都把每句臺詞,甚至每個字的情緒邏輯摳到位才罷休。”


拍這部戲,他一開始跟導演說:“我可能往多了去演,但是如果我真的多了,告訴我往回收。”多年不演電視劇,他知道電影抓的是演員的微表情,演員更克制,而電視劇則要求表演方式更“外放”。他享受電影的拍攝和表演,也很喜歡拍電視劇,“因為電視劇吸收的營養和電影是不一樣的,且電影拍習慣之后,拍電視劇很刺激,很有挑戰。”他對著化妝鏡,坐在我的右前方,聲音大部分時間都很輕柔,但說到這里高亢了起來,“我也不知道是誰說我不接電視劇,每次都找我演電影項目,還會問井柏然是不拍電視劇嗎?”他接著笑起來,“咱們今天的標題就寫,井柏然拍電視劇哈。”


井柏然 PLAYISM LIFE

紫色麂皮外套、 粉色波點襯衫 Berluti


而就電影來說,他覺得在演婁燁的電影實現了自己的突破,自我迭代蛻變的感覺。他用極有天賦的語言形容這種感覺,“我以前總覺得自己是一只籠中鳥,也從來沒有想飛出去,但跟婁燁合作,他把我放出來,我可以自由地飛翔。”


因為婁燁不會告訴他怎么演是對的或錯,只喜歡他的表演有自己的邏輯。這部電影的成品,他到現在都沒看到,但配音時,有幾個畫面讓一向看自己表演找毛病的他感覺到震撼。


票房過十億的商業電影和小眾文藝電影都收割在手,現在井柏然對事業的期許是,“電影方面,我希望是精神層面多一些的,有意義的,現實的,讓人有共鳴的作品。”


《南煙齋筆錄》殺青后他形容自己在慢跑, 待在家里每晚上看一部電影。“打動我的東西,會一直留在我的體內。對于演員我覺得最牛的地方是要學會自己騙自己。我就是把自己帶入進去,這樣自己的情感會變得更豐富一點。”


他打開手機查看最近自己的片單,有《看不見的客人》《愛在黎明黃昏前》《三部曲》《超脫》《午夜巴塞羅那》。讓他最有代入感的是《超脫》,一個本身遭遇很慘的帶班教師去拯救那些頑劣的小孩的故事,這個現實題材,讓他看到人性的掙扎。“其實那些都會反射到自己。通過這種所謂的負能量,你會知道什么叫自救,那就避開烏云朝著有光的地方走。”


澎湃如火的冷靜者

最熱愛的工作,也只是一份工作,只要你走出這一步,你就有無限機會。朝著光的方向走,也可以看作井柏然一路成長的印記。


在一個造星迅猛、流量至上的時代,他能把烈火烹油的人氣冷一冷,不更微博,不賣人設,和外界保持著一定距離,專注于自己的腳步,也是因為他不僅希望自己有工作,也要有生活里的光。


“我一直在控制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控制對自己的認識,對自己的要求和所謂的自由度,也會有一定的分寸在。我也不會胡來,但更多的時候,我不會違背內心去做一些事情。”尤其這兩年他的自由度更大了,但他說自己并不是正面教材,“就是很現實的一個問題,新人輩出,所以大多數人會有一種危機感。”


這樣一個販賣焦慮的快餐時代,他的底氣來自于哪里?


他脫口而出:“我不是快餐。”他的工作人員插科打諢:“你是法餐。”他閉著眼睛一邊任由化妝師夾著睫毛一邊說:“不焦慮不可能。每個人都會有焦慮,只不過不會失控。其實沒有什么底氣,我覺得可能工作的態度跟過去不一樣,我不是一個什么都想要的人。人生就是這么長。我不覺得我這個年齡,誘惑或者所謂的工作是我的全部。只要想開了這一點,你就會自由。”


井柏然 PLAYISM LIFE

粉色羊毛大衣、 粉色波點襯衫、白色純棉長褲、 黑色0 CUT皮鞋均為 Berluti


問他何時開始有這樣的想法和改變,他說“從得到了之后,你知道人有的時候很矛盾的,沒有的時候你會想有,問題有了之后就會覺得,嗯,我已經得到了”。


另一方面,也來自于他對掌控自己的生活這種安全感的渴望。


從小他就是在自由的環境下成長,一直跟著心走,不強迫自己,有自己的想法和目。起初他在一家飯店吃飯時被《加油!好男兒》節目挖掘,再到這些年一路拼到演技派小生的頂流,他一路尋光而行,不卑不亢。如今29歲的他,站在而立之年的門檻,多次調侃自己老了。“我很珍惜今年,因為我現在29歲,還是奔三,明年就奔四了。”


但得到時光眷顧的,一路追光的他,有著出道11年的老靈魂狀態。“我覺得如果人生分上下兩集的話,我現在是剛剛好的年紀。因為你經歷了第一集的故事,對自己對生活對工作都有了一定的認知度。那剩下的部分,你可以做自己的編劇,去譜寫產品。做人要瀟灑一些,純粹一些。還是會去嘗試一些以前完全不會做的事情,更放開。”


是人生縱橫了我

珍惜時間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還是探索不一樣的生活,每天都要即興盡情享樂,興奮,熱情。他的澎湃如火,體現在他對生活熱氣騰騰的無盡熱情。無論是時尚、旅游、藝術、還是玩趣,都十分得心應手。


井柏然 PLAYISM LIFE

紫色高領羊絨衫 Berluti


“只有不斷不斷去試, 才會知道生活是什么樣子,好的、有趣的是什么樣子。”


我們聊起他曾曬出多種襪子而被稱為“襪子精”這件事,他有點得意,“那已經是去年的事情了。”他的工作人員說,“現在他被稱為耳釘精。”買了一個大盒子,自稱給自己的耳釘置辦了一個別墅,“有五六十對,有小小的,也有夸張的。”他耳朵上戴的葉子款,是朋友從美國帶回來的。他喜歡金銀的材質,私下自己戴小小的,夸張的就活動或拍攝的時候戴。說著拿出一個巴掌大的白色抽繩袋,先在桌子上墊了一塊黑色的絨布,展示了大概十幾對的耳環,有夸張的鏈條款、巨大的圓扣款,也有細細的碎鉆款。


“全中國最會穿的男明星”親自打造家,頗讓圈外人感到意外。家居設計是他的一個愛好,去年這個身份幾乎人盡皆知,性冷淡極簡灰色調的家也在網絡刷屏。他認為家是一個可以把自己的東西表現出來的空間,你可以不用再去扮演,或者不用再依照別人的期望去做。演電影演電視劇更多是塑造一個人物, 但是設計一個家,則是完全根據自己的心情喜好,沒有對錯。今天開心了,我喜歡的就是對的,無關于別人。


井柏然 PLAYISM LIFE

棕色羊毛大衣、 棕色高領羊絨衫 均為 Berluti

井柏然 PLAYISM LIFE


他這種著深刻又高級的審美也體現在衣品上,在很年輕的時候,希望有一些很特別的衣服去裝飾自己。但隨著時間推移,反而覺得越簡單的東西越有味道,丟掉多余的負擔在細節上下功夫,才是對品味的最佳詮釋。他摯愛的品牌Berluti 便是如此,全新2018秋冬系列繼續延續沉靜與匠心的靜謐,免了一切繁復和可見裝飾,以其獨特方式展現精湛工藝、利落結構、隱秘細節和豐富的天然質地,一種介乎于雅與痞之間的收與放被演繹的恰如其分。


從炙手可熱的選秀冠軍到演技可圈可點的熒幕當擔,井柏然有攤上機遇的運氣,更有時刻準備著抓住機遇的動力和實力。總之,他的人生是有趣的,也有著無限的可能。


弗朗索瓦絲·薩岡曾有這樣的名言,“所有漂泊的人生都夢想著平靜、童年、杜鵑花。正如所有平靜的人生都夢想著樂隊、醉生夢死和沃加特。”人往往都囿于自我經歷中無法自拔,而像井柏然這樣的男人,獨當一面,樂于嘗試,不曾被設限,只為自己活,是生活的沉靜者,也是人生的行動派。在縱橫人生的路上,Berluti一直陪伴他,用扎根于歷史與工藝之上的創新一直貫穿于它古老而悠遠的DNA之中,并打開了平凡生活里的一道裂縫,從這裂縫里涌出的精致優雅,和這鋼筋森林里的溫熱孤勇碰撞,最終匯集成一個打破困局人生,帶著靈魂出發的男人形象,在夜色朦朧里盡情馳騁與縱橫。


Q&A: 《周末畫報》x 井柏然


井柏然 PLAYISM LIFE


藍紫色麂皮外套、 白色內搭、

藍紫色麂皮長褲、 棕色ECLAIR皮鞋 均為 Berluti


Q :你覺得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

A :我是一個看上去很靜,內心澎湃如火的人。畢竟太早進入這個行業,磨平了身上很多棱角,更有分寸感,但是骨子里的倔強,一直有。


Q :以往的演戲經歷中,有哪一場戲哪一個人物讓你覺得人戲合一?

A :我曾經拼命想演壞boy,到演婁燁導演的《風中有朵雨做的云》實現了。在那里,我演了一個刑警,他身上有一種壞的屬性,很痞,脾氣十足,但心里充滿正義感。所以不完全是全壞的。


Q :你喜歡親密還是更喜歡獨處,對親密關系有什么要求?

A :我更喜歡獨處,兩個人應該是心有靈犀的,情感不一定都要用嘴說出來。什么是親密,就是在你發出信號,對方就會把手伸過來。


Q :最近最喜歡的家居物件是什么?

A :是一個白色毛茸茸的凳子,同樣是個設計師的作品,是朋友送給他這個白羊座的生日禮物。


Q :這一次我們拍攝的主題是“縱橫人生”,你是如何理解這個主題的?

A :我覺得人生是有趣的充滿無限可能的,不要覺得什么都已經成型,一切皆有可能,只要想開了這一點,你就會自由。當初我從烤肉店被抓去比賽,本來是學西洋樂的,然后成了歌手,以后也許會成為一個賣首飾的。去年,我就跟買手朋友冒充買手去巴黎家居展。


Q :Berluti 是一個結合法式優雅和意式的工藝的男裝品牌,從早前初識Berluti 到現今成為品牌眾多愛好者中的一員,Berluti 最吸引你的是什么?你對Berluti 品牌或者產品的體驗與認識有何轉變?

A :以前每次我在商場看到Berluti 的櫥窗,所有的皮鞋都會讓我邁不動步。我就想等我三四十歲的時候,一定要買很多。而現在我到了這個年紀了,Berluti 的單品卻年輕化了,而我恰好也更喜歡年輕款。這就是很棒的緣分。


Q :作為Berluti 的忠實粉絲,你平時日常生活中,也時常穿搭Berluti 皮具或者成衣單品。對于此次全新2018秋冬系列,你覺得相較于過往的作品和穿著體驗有何不同。你覺得日常時尚衣櫥中最值得推薦的是哪些款式?

A :Berluti 的單品總能讓我感受到一種多元化的完美碰撞,精致又狂野,優雅而不羈,今年新系列更加自在隨性簡約,反而讓人能夠找到最初的純粹自然…… 有一種,確認過的眼神,你很懂我的共鳴。秋冬款式的話,大衣、毛衣、高領等等,Berluti 這一季的飛行員夾克,領子翻上來的樣子很喜歡。


井柏然 PLAYISM LIFE


黑色羊毛針織上衣、黑色羊毛長褲 均為 Berluti


編輯— J 攝影— 許闖 妝發— 張哲綸 at OnTime 制片— 呂然/YUN 文字編輯— Giselle 采訪— 細補

服裝助理— 張靜雯、張點兒 場地鳴謝— 拂一個山坡for sample  設計— 龐森森

相關推薦 更多>
請填寫評論內容
確定
河南481彩票网打不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