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新聞 > 熱點 > LADY GAGA“流行怪物”的社會學

LADY GAGA“流行怪物”的社會學

閱讀數 7986

評論
摘要: 十年前,當LADY GAGA如科幻人物橫空出世時,《紐約時報》曾評價:“LADY GAGA一出現,她就是影響力。”十年后,當她帶著電影《一個明星的誕生》來到威尼斯電影節時,《紐約時報》仍舊不吝溢美之詞,但此番卻是因為她返璞歸真的動人演技。這幾年她似乎已經完成了由“GAGA”向“JOANNE”的轉變,她有意將自己與浮名虛利隔離。
發表評論
文章評論
目前尚無評論,歡迎發表

十年前,當LADY GAGA如科幻人物橫空出世時,《紐約時報》曾評價:“LADY GAGA一出現,她就是影響力。”十年后,當她帶著電影《一個明星的誕生》來到威尼斯電影節時,《紐約時報》仍舊不吝溢美之詞,但此番卻是因為她返璞歸真的動人演技。這幾年她似乎已經完成了由“GAGA”向“JOANNE”的轉變,她有意將自己與浮名虛利隔離。尤其是在經歷了舞臺摔傷、與經紀人分道揚鑣、專輯《ART POP》失利而瀕臨崩潰與嚴重抑郁后,她將更多的精力轉向了對社會議題的關注。因為她對社會議題的關注,對慈善事業的貢獻, 美版知乎QUARA上甚至出現“如果LADY GAGA競選總統會怎樣”的提問。LADY GAGA在流行文化中的確是一個異類,而她的不同在于太過真實與執著,最初從不掩飾對成名的熱望,也不掩飾心底對流行文化的戲謔,更不掩飾內心的敏感與脆弱,可能對她而言,扮演LADY GAGA本身就是真實人生中最大膽的藝術嘗試之一,也正如她在紀錄片里所言:“你天生不是為了隨波逐流,而是要盡情活出自己的人生。”


Lady Gaga

2017年,Lady Gaga 在超級碗中場秀上表演。


Lady Gaga

2016年,Lady Gaga 在奧斯卡晚宴上表演講述自己性侵經歷的歌曲《Till It Happens To You》。


“他們都喜歡我的歌聲,卻不喜歡我的樣子。”這是Lady Gaga在10月5日于北美上映的新片《一個明星的誕生》里的臺詞,她在片中與初執導兼飾演男主的布萊德利· 庫柏(Bradley Cooper)上演了一場音樂家之間的相知與救贖 ,正式開啟向好萊塢轉型的新階段。“Lady Gaga 一出現,她就是影響力。”早在2009年《紐約時報》就曾這樣評價當年成為美國流行文化新代言人的音樂偶像Lady Gaga。在威尼斯電影節放映結束后, 該片收獲了來自觀眾長達8分鐘的掌聲,Lady Gaga與布萊德利·庫柏更被各大媒體期冀為角逐奧斯卡的熱門人選。“你能看見她的肌膚、血管中的顫動,這些讓你得以靠近,感受到演員和角色動人的脆弱。”時隔近10年后,《紐約時報》仍舊對Lady Gaga不吝溢美之詞,但此番卻是因為她返璞歸真的動人演技。“我并不是所有女孩中最漂亮的,所以常常被拒絕,寫好的歌會被拿給別的漂亮女孩唱。”Lady Gaga在電影發布會上分享自己剛出道時的幕后經歷,興許正是因為女主人公Ally 這個角色與她的過往產生了聯結,擊中了她的內心,她才應邀本色出演這個想要實現音樂夢想的執著角色。


堅持與轉變

今年4月,Lady Gaga在Instagram上發文紀念自己第一支單曲《Just Dance》推出十周年,距離上一次Lady Gaga以天外來客似的“先鋒”造型示人似乎已經很久遠了,她電子舞曲中合成器的強勁節拍、高聳入云的白色假發與蝴蝶結、“犰狳鞋”還有“生牛肉服”都逐漸被掩埋在近十年光陰的銀色塵埃之下。《公告牌》雜志這樣評價Lady Gaga這次參與創作并演唱的《一個明星的誕生》電影原聲帶,“很多歌詞都關于想要改變、渴望改變,但其中包含了許多掙扎”,而這些歌詞也道出了她的心聲。2014年對于Lady Gaga來說無疑是改變與轉型的元年,她經歷了舞臺摔傷、與經紀人分道揚鑣、專輯《Art Pop》失利后的瀕臨崩潰與嚴重抑郁,正當一度要放棄歌唱事業時,受到美國傳奇爵士樂歌手Tony Bennett 邀請合作推出爵士專輯《Cheek to Cheek》。 Gaga坦言Tony Bennett 拯救了她的人生,使她借由爵士樂找到了新的狀態與方向。“錄爵士對我來說更容易,因為我是個反叛者,跟流行樂告別一段時間也是挺反叛的,我就是突然想唱幾首純粹的爵士。”爾后她留起50年代淺金色卷發,穿著曳地長裙多次獻唱格萊美, 慢慢親手抹去了曾經在流行文化中橫空出世、高度符號化而又頗具商業價值的“怪物Gaga”形象。除了歌唱事業上令粉絲不解的轉變,她在影視上的嘗試也未曾停歇,2015年憑借《美國恐怖故事》在一片爭議聲中攬下金球獎最佳迷你劇女主角獎杯,去年她更是接拍了一部由Netflix出品的個人紀錄片《嘎嘎:五尺二寸》(五尺二寸是 Gaga 的真實身高)來見證自己2017年的工作全過程,以及生活中的欣喜、挫折與迷惘。在紀錄片中她解釋當初以怪異形象出道的原因是為了抵制唱片公司對她的物化包裝:“要是他們想讓我賣弄性感,像一個流行偶像,我就自己加些怪誕的風格,這樣我會覺得自己還有控制權。” Gaga強調,不管在什么時候,她都要確保是以她的方式自由創造藝術,這一點足夠解釋她近些年來的轉變。


Lady Gaga

10月18日,Lady Gaga做客《史蒂芬· 科拜爾深夜秀》。


Lady Gaga

她的粉絲俗稱“小怪獸”,名字源自她的專輯《The Fame Monster》。


流行文化中的藝術 vs. 異數

2008年那場金融危機似乎魔法般地改變了大眾的審美與接受度,當Lady Gaga如科幻人物般帶著整副面具與夸張頭飾出現在MV中,跟著冰冷的舞曲節拍一遍遍重復那些簡單卻不知所云的歌詞時,全世界都在議論著這個有著古怪名字的女歌手。《Just Dance》《Poker Face》橫掃各大流行榜單令全球樂迷瘋狂,美國新一代流行偶像至此橫空出世。她的音樂給金融危機陰霾籠罩下的美國人創造了一個逃離現實的兔子洞,讓人暫時忘卻次貸危機、債務與破產,得以稍作喘息與狂歡。有樂評人評價她的歌曲是制作簡單、粗暴又洗腦的電子合成神曲,但翻看她的履歷不難發現,這個原名史蒂芬妮· 喬安妮· 安吉麗娜·杰爾馬諾塔的意大利裔女明星是音樂上的學院派,她4歲開始學鋼琴,17歲被紐約大學音樂系提前錄取專修古典樂,2008年至今一共獲得格萊美提名19次,斬獲獎杯6座。但她給自己的定位卻是行為藝術家,而Lady Gaga正是她全天候無間斷的作品:“人們都說 Lady Gaga 是個謊言,沒錯,我是個謊言,可我每天都在努力將這個謊言變為真實。”Lady Gaga這個藝名來自皇后樂隊那首《Radio Ga Ga》, 她把每個時代的流行文化當成工具箱,從中不斷汲取采擷,在視覺呈現與個人風格上將那些文化符號堆砌、雜糅,人們很容易在她身上發現熟悉、吸引人的元素,但整體的效果卻讓人驚為天人,成為當年流行文化中的異類。她對夸張的熱愛,以犧牲內容為代價的鮮明風格便是蘇珊·桑塔格口中“坎普” 的當代最佳代言。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近期宣布了2019年的展覽主題“Camp :Notes on Fashion”,靈感來自于蘇珊· 桑塔格1964年的文章《坎普札記》(Notes on Camp),而Lady Gaga不出意料被選為聯合主辦者之一,她在2013年那張慘遭滑鐵盧的《Art Pop》里,將此前標志性的夸張戲謔風格推至頂峰,甚至請來藝術大腕杰夫·昆斯制作專輯封面,但觀眾卻有些不甚理解,甚至審美疲勞,離她越來越遠。在桑塔格的眼中,主流與大眾一旦認同了坎普的價值,它就喪失了要反對的對象,這也是為什么Lady Gaga費盡心思一再求變——從天外來客的文化雜糅到50年代爵士名伶,不管是復古或空想,就是要有別于現在,有別于當下,同時超越之前的自己。然而流行文化的世界是個嬗變、現實而健忘的世界,在黑人文化風頭正盛、音樂偶像頻出、社交媒體與流媒體當道的今天,靠出位與過度曝光并不能再抓住千禧一代的眼球,也并不符合新一代對偶像的消費習慣,白人流行女偶像諸如Katy Perry與Miley Cyrus 也或多或少地延續與復制了Lady Gaga 的坎普,崇尚刻意的非自然與夸張,造成了風格上的同質化。正如Gaga的偶像安迪·沃霍所言:“在未來,每個人都有15分鐘的成名時間。”屬于Lady Gaga 的“15分鐘”已被她發揮到了極致,卻也在這個瞬息萬變的時代轉瞬即逝。


Lady Gaga

2016年,Lady Gaga在紀念奧蘭多夜總會槍擊案的活動中含淚讀出死者的名字。她曾多次為LGBTQ群體發聲。


Gaga 的走紅更像是一面鏡子,照出了美國流行文化中一貫存在的反智主義、消費主義與坎普且刻奇的這兩個側面。蘇珊· 雅各比在《反智時代》中提道:“電視、名人文化和青年營銷是大眾文化反智的三大要素,這三者的結合遺留成了當代美國社會的反智遺產。”Lady Gaga 的成功也體現了這三要素,在Facebook與Twitter 還占主導的時期,Lady Gaga的社交媒體賬號就擁有千萬粉絲,是社交媒體時代當之無愧的“初代網紅”。南加州大學社會學教授馬修· 戴福倫甚至開設了一門名為“Lady Gaga和名人社會學”的課程,他認為Gaga是很會把握媒體心理,是吸引眼球的營銷專家:“我們將把她當作一個社會現象來研究……這不僅僅是關于個人,或是音樂,在社交網絡上她擁有千萬粉絲,這是一個社會話題,全球性的社會現象。” Lady Gaga應該是最早一批嘗試將粉絲效應變現的明星,2010年她自己投資了一個能夠橫跨所有社交網絡、便于管理與連接龐大年輕粉絲群的社交平臺Backplane,又率先和當時所屬的環球唱片簽下“ 360度風投合約”,即唱片公司在前期投入更多資金以換取往后商業營銷以及巡演收入中的分成,她先后與傳奇說唱音樂家Dr.Dre推出了Beats 耳機的聯名設計款,又與M.A.C、寶麗來展開特別合作得到大批粉絲買單。即使曾經社交媒體與營銷玩轉得再順風順水,Lady Gaga在轉型爵士與參演電影期間,并沒有分到千禧一代市場這杯羹,也逐漸淪為大眾與媒體眼中的過氣明星,就像《一個明星的誕生》里她的男搭檔布萊德利·庫柏唱的那樣:“Maybe it's time to let the old ways die。”Gaga的時代該結束了。


但更重要的是,這幾年她似乎已經完成了由“Gaga”向“Joanne”的轉變,她有意將自己與浮名虛利隔離,2016年底推出了以自己mid name為名的專輯《Joanne》,曲風一摒浮華電子元素,涵蓋了鄉村、搖滾、爵士、民謠、放克,這是為了紀念她的姑媽,也為了緬懷她青年時期在紐約酒吧駐場的簡單歲月,提醒自己永葆一顆熱愛音樂的初心。在Lady Gaga經歷了一系列人生低谷與挫敗之后,她將曾經與曝光率斗智斗勇的精力轉向了對社會議題的關注:她公開分享自己與抑郁癥抗爭的經歷,并與母親一同創建基金會致力于幫助年輕人擺脫抑郁癥。而早在#Metoo運動之前,Gaga就開始關注校園性侵, 2015年那首名為《Till It Happens to You》的單曲也正是為一部校園性侵紀錄片所做的主題曲,更不用說她風格極度個性化的音樂為LGBTQ群體帶來的積極鼓勵。因為她對社會議題的關注,對慈善事業的貢獻, 美版知乎Quara 上甚至出現“如果Lady Gaga競選總統會怎樣”的提問,粉絲們也在Facebook上建立了“ 幫助Gaga競選總統”的主頁。Lady Gaga在流行文化中的確是一個異類,而她的不同在于太過真實與執著,最初從不掩飾對成名的熱望,也不掩飾心底對流行文化的戲謔,更不掩飾內心的敏感與脆弱。可能對她而言,扮演Lady Gaga本身就是真實人生中最大膽的藝術嘗試之一,也正如她在紀錄片里所言:“你天生不是為了隨波逐流,而是要盡情活出自己的人生。”


撰文—MENTOS 編輯—萬有道 圖片— 視覺中國、東方IC

相關推薦 更多>
請填寫評論內容
確定
河南481彩票网打不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