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生活 > 文化 > WO MEN - 我們

WO MEN - 我們

閱讀數 7981

評論
摘要: WOMEN,這個單詞代表了誰?女性?可身為女性,有時我們也好奇:每個時代賦予女性的定義與標準是什么?那些對自我與未來的迷茫,是否只能自己承擔?年齡對我們而言是一份恩賜,還是純粹負擔?而女性之間的扶持與理解,是個案還是無處不在?終究,性別是一種優勢,還是一種限制?
發表評論
文章評論
目前尚無評論,歡迎發表

WO MEN - 我們

(左)苗苗:Marisfrolg紅色格紋斗篷羊絨大衣、黑色羊絨針織衫

(右)游曉穎:Marisfrolg紅色格紋直身羊絨大衣、紅色經典直身羊絨大衣


Marisfrolg邀請到年齡不同、職業不同的八位杰出女性,開啟一場關于女性與時代的對話。她們擁有相同的性

別,共享同一個身份;但她們代表不同的時代女性,各具鮮明的個性——寬容或執著、柔軟或堅強、張揚或內斂、

鮮活或典雅……


WO MEN - 我們

(左)趙佳麗:Marisfrolg民俗提花羊絨斗篷大衣、黑色羊絨針織衫

(右)羅洋:Marisfrolg民俗提花系帶大衣、黑色羊絨針織衫


美國女性主義者Gloria Steinem曾說:“并不存在某一代能教導另一代人更多或更少這回事,不同輩的人能從彼此身上學到的和給予的一樣多。”


8位女性的故事,正是印證了這一點。保守的歲月里有過張揚的人,善變的時代里也跳動著堅守的心。迭代人之間雖必有差別,但時間從不會中斷,如流水般串聯著每一代女性,讓WOMEN,成為一個無齡化的單詞。因此獨特的個體,得以在這份美妙的共性中任意穿梭,永遠發光。


WO MEN - 我們

(左)辛麗麗:Marisfrolg駝色直身羊絨大衣

(右)朱潔靜:Marisfrolg白色廓形羊絨大衣


快速發展的時代中,是迭代女性之間的個性與共性之間的碰撞和共存。25年來的Marisfrolg,相對于“外在形色”本身,更重視身著服裝的女性本身的個人價值體現。陪伴時代女性共同成長:關于變化、關于堅持,關于追求美的共同認知。


而未來,Marisfrolg希望建立起不同時代女性間的聯系,讓wo men,不再被線性的時間所捆綁,不再被現實的標簽所束縛定義,不再因年齡而裹足不前,不再迷失自己而漸行漸遠,不再以挫折和遺憾作為人生的借口。讓women在劇變中保持著內心的平衡,生命的率真;在成長的前行中不忘卻初心,最終活成最好的自己。


WO MEN - 我們

(左)李夢:Marisfrolg大紅色長款皮草、灰色印花套頭衫、卡其色印花闊腿褲

(右)何文超:Marisfrolg大紅色羊羔絨外套、黑色九分闊腿褲


兩種時代,兩種人生,

不同的WO MEN,相同的WOMEN ,

WO MEN,從未被定義。


編劇和演員如何默契創作?

女性身份幫助我們更好地表達自我了嗎?

我們有年齡的焦慮嗎?

如何做到對別人的故事感同身受?


苗苗 × 游曉穎

不是所有的標準, 我們, 都需要遵循去年,90后的苗苗因何小萍這個角色為人熟知,年紀輕輕的她正值芳華。也是同一年,80后的游曉穎憑借《相愛相親》獲得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獎。演員與編劇,都是述說故事的人,一個用身體演繹,一個用文字敘述。女人,可以很脆弱,也可以堅如磐石,外界的所有定義從來不會為任何人量身定制,允許各種聲音出現,允許各種事情發生,也要勇敢地排除掉那些試圖操控自己的規則。現實和社會投放給女性的各種標準,我們并不需要都接著,有些就讓它碎在地上吧。


WO MEN - 我們

苗苗:Marisfrolg抽象印花不對稱洋裝


“臺前幕后,女性的身份會造成你事業上的困難嗎?

苗苗: 我認為本質上不會,男女演員都是從角色、從藝術的角度出發,不會有很大區別。我的困難主要在于自己,害怕自己進入不了角色。這跟性別無關,演員更應該有自己的編創能力,要把角色的故事說得更完整。

游曉穎: 會有一些,作為一個女編劇,大家常常會說“女編劇擅長寫什么”,因此很容易被設限。我覺得“擅長”是個體的不同審美,而不是性別的區分。編劇其實很孤獨,永遠一個人在戰斗。想來編劇和演員應該更多溝通,才能互相理解和成就。


WO MEN - 我們

(左)苗苗:Marisfrolg紅色格紋斗篷羊絨大衣、黑色羊絨針織衫、黑色窄腳羊皮九分褲

(右)游曉穎:Marisfrolg紅色格紋直身羊絨大衣、紅色經典直身羊絨大衣


“年齡是你的優勢還是劣勢?”

苗苗: 演員要能演18歲也能演48歲。其實要扮演年紀偏小的角色比較容易,反而是年長角色難一些,因為始終都缺少年齡賦予你的經歷。那些六七十歲、七八十歲的演員,她們散發出來的味道是年輕人都沒有的。其實心態年輕才是最重要的,我希望做永遠年輕的那種人。

游曉穎: 一直以來我都沒為年齡的問題太焦慮。小的時候早熟,長大了反而又時常迸出天真的想法,正因如此,我能夠以包容的心態接受更多東西。人很難超于自己所生活的時代,在每個年齡階段能做好手上的每一件事情就好了。


李夢 × 何文超

我們, 能把軟肋當作鎧甲


WO MEN - 我們


(左)李夢:Marisfrolg芥末黃羊毛針織上衣、芥末黃羊毛針織圍巾

(右)何文超:Marisfrolg鳶尾花直身洋裝、黑色羊毛大衣


李夢,2013年跟隨賈樟柯導演征戰戛納,是首位踏上國際紅毯的90后內地女演員。何文超,通過《水印街》、《甜蜜十八歲》等作品,證明著她能在演員和導演間轉化。《2018,生活沒那么可怕》是她們最近合作的一部短片,聽著她們的對談,不禁會想,這對搭檔一個像夏天,一個像秋天,為何有如此大的不同,卻又能有如此大的默契?也許,正因她們共享著“女性”這個身份。她們可以把女性由疼痛和缺憾所引發的成長聊得淋漓盡致,像Marisfrolg 希望女性所做的那樣,可以任命某段經歷作為成長的引路人,也可以罷免某些痛苦給自己塑造的假想敵,只有在各種情感考驗后仍然對生命保有敏感和愛,屬于女性的真正智慧和韌性才得以催生,是軟肋,也是鎧甲。


WO MEN - 我們


(左)辛麗麗:Marisfrolg荷葉邊短款皮夾克、黑色羊絨針織衫

(右)朱潔靜:Marisfrolg概念提花廓形洋裝、灰色印花套頭衫


“女性更多的是柔弱還是堅強?”

李夢: 我對女性的認知是從痛苦開始的。和一個男孩相愛,分開以后他的痛苦特別短暫,而我的難過卻好像百轉千回。但這未必是柔弱吧,只是更敏感更深情。我正是運用這種敏感去創作,真正重要的是你的內心是不是能看到可以“靈光乍現”的東西,不管是美,憂傷,還是恐懼。

何文超: 我倒覺得,女性是有韌性的。韌性并非堅強,韌性是因為明白了事情其中的意義而能夠應對,也有智慧在里面,不是痛苦地咬牙硬“扛”。


“30歲,是什么樣的?

李夢: 我對30歲會有向往,父母總說歲應該生小孩了。雖然我遇到的導演們總讓我扮演超過我年齡的角色,但我沒有迫不及待要變得成熟。如果可以,我也想永遠18歲,永遠青春;如果不行,年齡也不應該禁錮了生命的可能。

何文超: 但你知道嗎,每個年齡段的女人都有她的美。我已經過了30歲了,但我發現這個小時候聽起來像關卡一樣的年紀,其實是女人最美的時候,可以在女孩和女人之間任意游走。


辛麗麗 × 朱潔靜

我們, 真正的年齡都一樣, 那就是— 當下


辛麗麗和朱潔靜,60后與80后,一位是上海芭蕾舞團團長,一位是上海歌舞團首席舞者,平時忙碌在同一幢樓的樓上樓下,卻難得有機會坐下聊聊。辛麗麗作為60后舞蹈藝術家,像《天鵝湖》這樣的作品,一生不知道跳過了多少遍。而80后的朱潔靜是新的時代的舞者,可以擔任《朱鹮》等多部原創舞蹈大戲的女一號,也可以在《這就是街舞》里做嘉賓,她正在拓寬著古典舞的可能性。兩代舞者,從古典舞蹈到現代舞,演出的時代背景或許不同,但為之付出的艱辛和自律,卻是一樣。提到“年齡”,她們相視一笑,對于舞者,時間最殘忍;對于她們,時間由內心決定。年輕和衰老與數字沒有直接關系,我們真正的年齡都一樣,那就是—當下。


“老去的身體,會給女性舞者帶來更多阻礙嗎?” 

辛麗麗: 我最難忘的一次演出,是在半月板開刀三個月后跳《天鵝湖》。跳完那段“天鵝之死”,自己就像真的獲得了新生。芭蕾舞演員永遠在忍痛,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女性比男性更有韌性。體力的黃金期是多歲,但我覺得我過了歲反而比之前跳得更好。就像人生一樣,不用怕的,一頭白發會獲得更多尊重。

朱潔靜: 想學跳舞的女孩總是比男孩多,當機會比男性更少的時候,女性一定要探索更大的極限才行。身體的老去和時間的流逝是回避不了的問題,但老去并不可怕,我相信舞臺上的時間是永恒的,只有舞者的身體可以在這個靜止的空間里舒展和釋放。你如果害怕時間,它就會吞噬你,你去駕馭、超越時間,你會和它成為好朋友。


“堅持起舞,意味著什么?”

辛麗麗: 你知道腳趾甲掉了還穿足尖鞋,是什么滋味?但我從沒有過放棄的念頭。能堅持跳一輩子舞蹈,其中有責任也有愛。

朱潔靜: 我覺得舞蹈是離“美”最近的一個職業,舞臺是一個可以把命運攥在手心的地方。我對舞臺不僅僅是“好勝心”,更是“野心”。女人可以如煙雨般起舞,但更要有勇氣去面對自己的選擇,勇往直前,不顧及任何牽絆。


羅洋 × 趙佳麗

我們, 若隨波逐流, 只會錯過最初的自己


WO MEN - 我們

(左)趙佳麗:Marisfrolg勃艮第紅直身短夾克、軍綠色高領針織衫、卡其色收腿休閑褲

(右)羅洋:Marisfrolg勃艮第紅漆皮系帶外套


80后的羅洋,一個把鏡頭對準女孩的概念攝影師,拍過許多雜志封面,也因攝影項目Girls 備受BBC、CNN、明鏡等國際媒體關注。但今天,00后的趙佳麗,一個備受國際品牌寵愛和關注的00后新晉超模,卻想要給她拍張照。相差20年,鏡頭成為一個通道,通向截然不同的她們。看著趙佳麗,羅洋會想起18歲的自己,那時的她也有很多困惑,但正是困惑觸發了她拿起相機,創作成了壓抑和迷茫迸發的渠道。而看著羅洋,趙佳麗對自己的28歲、38歲有著很單純的暢想:“我希望我的心和本質不會變,一直是特別的,永遠都特別。” 個性是不能被抽離出精神世界的東西,它是我們困惑時最好的導航,若隨波逐流,只會錯過最初的自己。


WO MEN - 我們


“鏡頭前與鏡頭后,認同感來自何處?

趙佳麗: 第一次面對鏡頭的時候我有些害怕,經歷多了之后才逐漸冒出征服鏡頭的自信。我很喜歡攝影師用閃光燈拍我,“啪”一下的瞬間,自己就是焦點,但我始終需要攝影師給我肯定。如果拍了十幾個小時還是覺得不對,我可能會控制不住情緒,“砰”一下哭出來。

羅洋: 我看重自己對自己的肯定,清楚自己有哪些要求,我希望拍攝對象能夠自然而真實地面對鏡頭,最怕的是他們刻意隱藏自己的狀態,我想將所有的東西調到一個對的狀態,哪怕需要死磕。只要將所有的東西調到一個對的狀態,會有好片子的。


“工作之外,你的放松方式是什么?”

趙佳麗: 蹦極、跳傘,想要釋放,去體會那種死里逃生的刺激。同時我是典型的群居動物,喜歡熱鬧帶來的安全感,很怕一個人在家,特別累的時候希望身邊有很多人,我也不用說話,看著他們就好。

羅洋: 我更喜歡一個人在大自然里呆著,我需要孤獨的狀態,平時工作總是很多人在一起,一直在消耗我的想法和能量,所以我需要一個特別安靜特別自我的空間去平衡。


攝影— 羅洋 采訪— 李冰清 撰文— 趙典謙 監制— 耀輝 項目統籌/ 執行制片— 任菲爾 項目經理— 唐淑芬 執行制片( 北京)—鄭云子 造型 — Barry Chai @ Moodsight / Macci Leung / Jacky Chen 化妝 Make-up— 小超( 苗苗) / 洪雨Zoe( 游曉穎) /代剛@Andy Creation( 李夢) / 宋戈( 何文超) / 小平 ( 辛麗麗、朱潔靜) 發型 Hair— 張宸碩( 苗苗、游曉穎) / Parco Cheung( 李夢)/ 方博( 何文超) / 小平 ( 辛麗麗、朱潔靜) 制作助理— 甘為/ 李欣 編輯— SMOOTHIE 設計—YiYi

相關推薦 更多>
請填寫評論內容
確定
河南481彩票网打不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