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生活 > 文化 > STEP UP 中國街舞正流行

STEP UP 中國街舞正流行

閱讀數 7834

評論
摘要: 舞蹈從來一直都是我們生活中非常受歡迎的娛樂消遣方式之一。廣場舞在中老年群體當中的風靡,簡直驚人。一度感覺酷炫的街舞,也因為許多相關網絡綜藝節目的推出,而持續升溫,受到大家的矚目!
發表評論
文章評論
目前尚無評論,歡迎發表

STEP UP 中國街舞正流行


我們很有幸邀約到本期封面人物胡浩亮(亮亮)進行拍攝和采訪,當然不只亮亮,他的許多朋友,目前也都是活躍在街舞圈的“中流砥柱”!他們不管是依舊還在跳舞,或者轉換跑道,似乎目前的工作和生活當中,仍然圍繞著街舞。或許,這是一份情懷,或許,更多還是因為熱愛!


陸偉 我仍然是個手藝人


STEP UP 中國街舞正流行


輕中自有加持

“所謂街舞,就要讓它回歸街頭”,每一個舞者都能“說自己想說的話,跳自己想跳的舞”。


在《這!就是街舞》中,你可以看到四條代表不同地域文化的街道,象征著中國街舞的“自由之地”:充滿晾衣竹竿和衣服的上海石庫門街、燈籠紅墻配大院門的老北京中國紅街、厚重倉庫鐵門林立的廣州騎樓街、破舊磚墻配籃板架和滑板滑道的極限未來街。無論你是獲獎無數的圈中翹楚,還是日復一日練習還沒有名氣的默默舞者,一比一復刻的四條“街道”上,彼此歸零,回歸街頭,大家都用舞蹈來說話。


陸偉導演說:“這是一個完全原創的模式,我們也是摸著石頭過河……”包括陸導在內的名編劇,用了整整兩個月時間研究出初版賽制,隨著節目推進而不斷修改。每輪賽制出來之前,導演組會邀請街舞圈比較資深的舞者來看,是否符合街舞比賽的習慣和氛圍。陸導透露道:“其實,舞美上我做了非常大的調整,最初設計相當工業化—四輛集裝箱卡車開過來,集裝箱翻倒后自然形成一個臺,舞者們是在集裝箱上面進行跳,想象中畫面很酷,但是始終覺得這好像是拍電影或是MV。”街舞,總歸要回到它最本初的地方:街頭。四條酷炫又各具特色的街區因而呈現于眾。


STEP UP 中國街舞正流行


陸導及節目組考慮的更多是街舞最為本質的情感訴求能否展現,能否讓年輕人在看完節目之后有所思考。“街舞情感訴求是和平、尊重、愛。”陸導在看完很多舞者的表演后感觸頗深。當一些舞者決定參加節目錄制,他們真實表現出了街頭舞者的態度:“對你最大的尊重就是拿出所有能力。”或許,我也知道你為這個舞蹈本身付出了多少辛苦和汗水,如果我失敗了依然對你保持尊重,告訴你下一次再擊敗你。


都說在網綜盛行的今天,人們消費著碎片時間為得“輕松”。然而,陸偉導演認為:綜藝只是個形式,你把這個東西做得很輕,那它就真的很輕,你把它想重了,那在輕當中就會有所加持。每一個傳媒人都希望制作出有價值的東西,而不僅僅是短暫的娛樂。在娛樂的過程當中依然能夠給人帶來一些思考。


《這!就是街舞》節目火了,并非因為它很輕松,反倒是因為它的內核是重的,它讓我們看到了重要的價值觀。


匠人之心仍續

“既然我們選擇做重,那我們就更想呈現每一位舞者、每一支舞蹈的精神內涵。”


在眾多采訪中,陸偉導演一直把自己定位作“做綜藝的手藝人”,在《這!就是街舞》第二季中,我們仍能看到陸導的堅持與執著。


陸導強調:“第二季的節目精神氣質依然不會有改變:和平、尊重與愛。這是街舞文化要傳達的精神。所有舞者即是對手又是朋友,每個人充滿對街舞的愛與致敬。”


但在第二季中,舞種會更加豐富。第一季已經把比較流行的街舞種類盡數展示。新一季中會增加齊舞與小齊舞的對抗。這既是當今街舞的發展潮流,也能夠在團隊比賽呈現出隊伍融合團結的精神。在舞臺呈現上,隊形上變化性會更大,作品性也會更完整。除此之外,節目也會增加不同風格的世界各國的舞蹈。現在歐洲,如英國法國,街頭的文化也很豐富。針對第一季的大多數編舞來自美國的情況,第二季會融入更多不同的街舞文化,再跟中國的街舞進行融合,碰撞出更大火花。


街舞是富有自由的創造,陸偉導演更是帶著思考在創造一檔有思考的“街舞”節目:有美,有自由,有愛,有年輕的激情。


“作品中要有美的欣賞,不管是當下時代,還是個人狀態,對身邊的人群要有思考。這是我做節目價值所在。”洞悉人性,陸偉導演的“手藝”之下,是鮮活生命的展現,是一個個有故事有魅力的人。



汪瀚 純粹享受舞蹈


STEP UP 中國街舞正流行


MW:您個人跳舞的靈感來自哪里?

WH:我跳舞最特別的一個是講究陰陽五行的元素。比如說,Locking主要是軀干、手臂的動作,以定格為主,就比較木系一點。雷電就是Popping,觸電般的感覺,其中的Waving有如海浪及帶電流動。火的話,比如Krumping就很火爆;Breaking也挺火的,但更融合,它地板動作比較多,也和功夫有結合,我就把它歸為土系。金對我的概念是,比較發亮地把舞蹈跳得很酷很帥,像Michael Jackson的舞蹈讓人看了就想學想跟著跳。最后是House Dance,有一種很輕的風的感覺。


MW:國內外有哪些優秀的街舞賽事?

WH:日本的JDD,保留著街舞的純粹感。德國的BOTY,是我很喜歡的很純的BBoying比賽。英國的UK BBoy Championship也不錯,但現在沒那么蓬勃了。再就是法國的Juste Debut,以Battle為主,就像戰場一樣。美國最有名的是Freestyle Session和HHI,HHI是需要跟著規則去編排創作舞蹈的大型比賽,標準很高。

在國內,HHI中國賽區是我們現在做的最大的賽事。對大學生來說,AUDC比較專業。上海的BIS,也是很棒的原創BBoying比賽。鄭州政府辦的WDG,是出了名的人多的比賽。當然,還有越來越火的KOD。一些Underground的小型比賽也有不少好玩有趣的形式,比如兩個人只能站在呼啦圈里跳舞。


MW:中國街舞的發展現狀如何?

WH:國街舞經歷了四個階段:1980年代是引入,1990年代是學習、探索,2000年代是開發、向商業推進,2010年以后是產業化。接下來我們要做的是,鞏固好這個文化的本質,千萬不要去過度消費它。藝術是要慢慢養的,要合理開發,過于商業化會很快形成行業泡沫。

目前做得好的街舞工作室,上海有Caster、HurryUp和Studio X,GH也很棒、品質很高,還有少兒街舞里的爵士寶貝和VISO KIDZ。全國來看,有廣州的Speed,武漢的特別團體,成都的舞邦,鄭州的舞王回一。北京有TI、R&B和嘉禾,還有偏商業、專做編舞的SDT。新疆的DSP,也很不錯。

經濟好的地方,像深圳和上海,基本上每周都會有一個新的Studio開張。現在當舞蹈老師很賺錢的,供不應求,做得好的每月賺個一兩萬很常見。街舞在中國,大概4到6年為一個起伏,目前是正走上高峰的時候,就看能維持多久了。


STEP UP 中國街舞正流行


MW:中國舞蹈家協會街舞委員會在做哪些工作?

WH:我們主要是讓政府去了解街舞,和共青團、統戰部、宣傳部等機構有合作,以此幫助我們把街舞行業做得更加規范化。政府也很歡迎我們把街舞帶到各大文化節中去做,會給我們提供報批的快速通道,以及場地和媒體的支持。

我們建立了很好的專業考級系統,有給老師的上崗證,讓學生家長能夠放心,更加認可街舞教育。我們還有做很多公益推廣,把街舞帶進校園,做好少兒街舞這一塊。今年來自延安的STC少兒小齊舞團隊,去美國參加了HHI總決賽,她們認真的舞蹈和極強的團隊意識,贏得了全世界的尊重。


MW:對國內舞者有什么樣的建議?

WH:現在大家還沒有把街舞真正的精髓給玩出來,我們缺少的是對于舞蹈的一種快樂感,同時還需要跳出自己的風格來。參加比賽,應該抱著去享受和學習的態度,才會有所收獲。不斷提高自己的身體素質、放正心態,是很重要的。

我的老師Ohji桑今年已經歲了,都還在繼續跳舞。曾教過我的大師們,帶給我最多的也是對于街舞的精神和態度:“Peace, Love, Unity & Having Fun”。和他們在一起跳舞,真正能感受到舞蹈給人的快樂與享受,這是最棒的。

MW-《周末畫報》

WH-汪瀚


廖搏-從PRO到MC


6年前,廖搏曾經對聽他授課的高中生說:“喜歡舞蹈就要不要以這個為職業。”


STEP UP 中國街舞正流行

6年后,廖搏在接受采訪時解釋說,因為那個高中生說準備不讀書去做職業舞者。廖搏問他準備靠什么生活,學生說可以做工作室前臺。“那這個跟跳舞有什么關系呢?”廖搏反問這個高中生。在采訪中他接著解釋:“那時候,如果沒有一定社會基礎,家庭條件不夠好的話,做一名職業舞者幾乎就是斷送了舞蹈之路。”


那時候的中國街舞還是一個“野生”狀態,沒有專業的經紀人,沒有運營團隊,也沒有專業的培訓計劃,一切全靠舞者自己。從“霹靂舞”時代算中國街舞第一代的話,生于1988年的廖搏說他大概算第4、5代。當時,街舞工作室已經初具規模,視頻網站上也能找到很多歐美日韓的視頻。


“那時候大家都覺得職業舞者是一個很棒的職業。”廖搏說。不用坐班,不用早起, 150~200塊錢一節課的課程費。在同齡人還讀大學的時候,很多20歲左右的舞者代課一個暑假就可以賺很多錢。在廖搏看來,在那個沒有專業運營團隊支撐的時代選擇職業舞者之路就是選擇“不再做舞者”。“那時候不存在職業舞者,只有跳舞很厲害的人和跳舞不厲害的人。”廖搏補充了一句。


短短幾年時間,廖搏的想法就有很大改變。他看到行業的進步和變化,很多曾經的舞者轉到幕后成為成功的管理層。開始用商業模式運作舞者的一切,街舞生態開始變得良性。廖搏覺得在這樣的運營狀況下,舞者可以專心技巧走上更高的層面,是非常好的一件事。


跳出井底看世界

作為一個內向的人,讀高中二年級的廖搏開始接觸街舞是一個偶然,最初他不過是圍觀跳街舞的“風云人物”中的一員。一位與他要好的同學說有地方可以學習街舞,廖搏跟著同學就去了。現在回想起來,老師“幾乎和不會跳差不多”。幾個動作教完后,大家就變成了半自學的狀態。


不專業的老師和內向的性格,廖搏學習得有些不專心,他也不愿意在別人面前跳。很多時候不過是坐在教室里看同學跳,甚至一度想退出課程不再學習。還沒下定決心,大家租用的教室到期,幾個練習認真的同學悄悄租了新地方沒有叫廖搏,“才知道,我被趕出團隊了。”他暗自發誓要找到武漢最好的街舞老師,成為最厲害的舞者,“讓你們都后悔。”


STEP UP 中國街舞正流行


從此他就如長在了舞蹈教室,任何一個動作都要練會為止。廖搏用“帶點偏執的刻苦”來形容那時候的自己,在排練室不待到最后一班公車開車的時間他絕對不會離開,老師教給他的所有動作都練習熟練。能力增長,廖搏不想做蹲在一個地方的井底之蛙,想看更大的世界。他開始四處參加比賽,認識朋友,切磋技術。


因為參加比賽而認識了石頭,廖搏開始跟著石頭學習,他發現自己真的開始喜歡上了街舞。“在此之前,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喜歡街舞,我只是想練好想要變厲害,無論吃什么苦都可以。”在這上海的三個月學習期間,他一次次得到肯定和鼓勵。“我那時候跳舞已經快三年了,第一次被夸。”廖搏發現自己變了,發現自己真的“好喜歡街舞”。少年心氣廖搏一直很感謝父母對于他學習街舞的支持。有時,兩三百美元一節課的外國頂尖舞者一對一教學,也沒有含糊過。“最多一年出去比賽二十六七次。”廖搏說:“人的眼界打開了,心就是想要更好的,貪了就停不下來了。”20歲的廖搏再回到武漢,能力出眾的他只能做裁判了。視頻網站可以搜到他大把的視頻,每周有200個學生在不同的地方聽他講課。就是這個時期,他說出開頭對學生說的這番話。“我那時候沒覺得自己是職業舞者,我認為我是專業的。”廖搏說。


廖搏喜歡觀察,走南闖北接觸了形形色色的人和事。“我有挺多奇葩經歷,去的地方比較多,見過的奇怪事也挺多。”他笑呵呵地說。所以現在做MC,在場上見到什么奇怪的事也見怪不怪。


因為一段發在網上的舞蹈視頻《我懷念的》, 廖搏變得很紅,名、利,通通涌在這個21歲的青年面前。圈內圈外他似乎覺得人生就是這樣一帆風順的,未來的路會這么一直走下去。“一個非常膨脹的時期。”廖搏這么形容那一段時間:“我說五句話幾乎有四句都是讓人不舒服的,因為我跳的好,所以他們都要忍著。”年輕氣盛又恃才傲物,再加上不太會站在別人的角度考量問題,廖搏的口無遮攔傷害了一些人。


未來的冠軍

24歲,廖搏又來北京闖蕩。這一次,好運氣沒有如期光顧。漸漸地,他發現沒有工作找上來了。后來準備結婚的時候,廖搏第一次發現“自己養不活自己”。他開始積極轉型,授課、辦比賽、做MC。他爭取一切可以爭取的機會,開始改變自己。


因為“好玩”,他在一次周年慶上嘗試做MC。專業認真的態度,讓大家感覺效果不錯。慢慢地,找他做MC的活動越來越多。廖搏也開始認真鉆研這里面的技巧,就如他剛開始學習街舞一般。


“控場”是做MC的第一要素,“那一刻必須要讓大家能夠來聽你說話。”如果場子亂了,這個主持就算“毀了”。對時間的把控能力是第二要素,“主持一場活動,就是去做一個綠葉,把每個人都襯得比較舒服。”


主持帶給廖搏最大的快樂是“反饋”,年輕時候的口無遮攔讓大家面對他的時候第一反應都是“愁眉苦臉”。“現在回想起來,感覺大家都在忍耐。”廖搏說, “現在每一個聽見我講話,跟我在一塊的人都是很開心在笑。”他說曾經因為說話讓很多人難受,現在想用更多花樣讓大家聽他說話而快樂一點。“我以前教課的時候很兇,因此好多人討厭街舞,再也不跳了。后來做主持慢慢有人給你留言,‘因為你我更喜歡看街舞節目了’……我會很快樂。我在活動中的每一句都可能影響這個人,我就老想很有可能我影響了一個未來的世界冠軍對不對?”


撰文—IM、DG、Yuruky、阿不思 設計—吳憂

相關推薦 更多>
請填寫評論內容
確定
河南481彩票网打不开了